299(1 / 2)

但是一直能听见看见的乐轻悠却知道,哥哥们早就已经发现不对了,三哥更是在看到“她”的那一瞬间,就确定了这个“她”不是她。(www.fzg5fn.com)

乐轻悠放心的同时,心里也觉得很甜,因为她知道,不论她去了哪里,三哥都能在第一眼分辨出她,并且也会找到她。

大哥二哥也都很快发现“她”不是她,这同样让乐轻悠很高兴。

没有像她在前世看过的小说那样,女主被魂穿了,家人却一直都没发现不对,她看到哥哥在察觉到“她”不是她时就一直在观察“她”的走姿、动作,然后微笑的表情下一寸寸冰冻下来,就确定了,哥哥是很熟悉她的。

也就是说,如果她不是原来的小乐轻悠,哥哥即便一时发觉不了,一日日的相处中一定也一定会发觉的。

所以,她曾经做的那个梦,是真的。

她就是那个和哥哥相依为命,被一个穿书女打破了本该幸福生活,却又机缘巧合重又回来的乐轻悠。

在乐轻悠的这些思绪中,三个哥哥已经带着“她”到了清一大伯住的那个小院。

今日赵庆喜也起得很早,但他并没有去表妹那里,毕竟都是大人了,要避嫌的,他洗漱过后,便一路向前面这一排小院来了。

他先去奶奶、父母居住的小院见了见他们,随后便来到了清一道长这里。

对于清一道长昨日所说,赵庆喜心里也存着一分担心,想趁早饭这段时间,仔细地问一问。

只是他们还没说几句话,乐巍、乐峻已经一左一右地在乐轻悠旁边,方宴在后,三人夹携着她走了进来。

清一这一看到乐轻悠的面相,立时便站了起来,而薛如如在看到这正厅内坐着一个道人时,顿时大惊失色。

她找借口道“大哥,我不舒服,想回去歇会儿。”

乐巍看着她,眼里有笑意,却很冷,“吃过早饭再说。”

薛如如不安地攥紧了双手,因为没拿手帕,双手里就捏住了衣襟,乐峻垂眸,看着她那为掩饰紧张的双手,眸光一寸寸发冷。

找回轻轻之后,这个敢给他妹妹用换魂符的人,一定会让她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。

方宴却是安安静静地在后跟着,一语不发,沉默地甚至是宁静。

薛如如这才发现三人围堵着,她根本走不开,便只能硬着头皮跨进房门,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“不用担心的,这次我是按照虚化说的舍弃原体的方法用的换魂符,舍弃原体,我原来用的那个农女的身体会魂灵一离体就会断气,乐轻悠的魂灵也会在被换魂符排挤出去后无处可待,然后一直飘荡至消散。那么,这个道人即便看出了什么,也没有办法了。”

听着这些话,乐轻悠才知道,薛如如竟是恨不得她魂消魄散,连一个农女的身子都不愿意让她待。

真够狠的。

但何至于此?

没有我,蒋大哥也不会抬一个名妓做通房吧。

把所有的恨都发泄到我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,难道觉得我好欺负吗?

而清一看出乐轻悠一体二魂时,当即便抬手在双眼一抹,开了观气之眼,这么一来,便看出那另一个强行挤进小丫头身体的灵魂是谁。

这个女人,清一见过,正是根据虚化供言,曾被暗龙卫召审过的一个名妓,薛如如。

那时,他完全没看出薛如如的体、魂不合,想来,是她和另一个人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换了魂的。

想明白这一点,清一有些震惊,两个人心平气和地商量着换身体,是怎么样的一种场面?

但她也不该能抢了轻轻的身体啊!

“清一大伯,你这么看着轻轻,是轻轻哪里不妥吗?”乐峻问道,其实主要是在问,我妹妹怎么样了。

这个场面,清一很轻松便能把薛如如的魂灵打出去,毕竟薛如如这个魂灵的气运与轻轻丫头相比无异于烛光于日月。

即便是他不出手,也不过一日,薛如如这暗淡的魂灵也会被轻轻丫头自然地排出去,连消散在轻轻丫头体内都不会,曾经居住过纯净魂灵的身体,是很挑剔的,薛如如这样的魂灵对于轻轻来说,太脏了。

于是清一便明确说道:“轻轻没事,这个外来者也好处理”,左手伸入右手袖子里,掏了掏,掏出一个符纸。

薛如如立刻后退,她满脸惊慌,看看乐巍又看看乐峻,这些人,舍得如此对她吗?

这时,方宴上前一步,抵住了她的后腰,开口道“清一大伯,你能把这个人的魂灵保存在一个什么东西中吗?”

薛如如想逃,但被身后这个声音冰冷的男人制住,瞬时半点移动的力气都没有,眼下情况,也没有装傻的必要,她厉声道“如果你们不想以后连你们妹妹的样子都看不到,就别让这个道人轻举妄动。”

清一把符纸又塞到了袖子里,转而掏出一颗白皙透明的珠子,“换魂前你就没问问给你符纸的虚化,若是两者气运相差太大,气运差的一方是会魂消魄散的。还真以为这换魂符是万能的,让你想占谁的身体就占谁的身体?”

“不会的”,薛如如眼带惊恐,却又十分笃定,“我有这小贱人的生辰八字,用换魂符前,已经咒了她,这个身体我不占,她也活不了多久。”

清一皱眉,“怪不得,我说以轻轻的气运,什么孤魂野鬼就是想靠近她三尺内都不行,原来你事先拿到了丫头的生辰八字,还咒了她。”

最新小说: 一拳师父 不可名状的道尊 渣男变打脸狂魔[快穿] 就差说我是神仙了 大唐最强长子 我在东京的千面人生 柯南中的天网 重生皇后的小跟班 无敌的女装法师 隋末之万钧之势